第三方辅助生殖合法为什么国内就禁止呢

- 编辑:admin - 点击数:60

第三方辅助生殖合法为什么国内就禁止呢

  辅助生育技术试管婴儿越来越成熟的同时,各个国家陆续掀起狂潮。就国外来说,美国大大小小五个洲来说,也只有部分洲是允许的,有相关法律保护的。 但国内对于第三方辅助生殖就是禁止的。

  为什么国内不开放第三方辅助生殖?许多姐妹说因为是怕第三方辅助生殖的机构破产,自己花出去的钱打了水漂。事实上第三方辅助生殖因为涉及伦理道德的问题,国家一直管控严格。禁止第三方辅助生殖真正的原因也不是大家所想那样。

  首先国内学者反对第三方辅助生殖是出于以下几个问题来考虑的

  1.第三方辅助生殖是否有将未分离人体的子宫作为工具,有物化活体器官、侵犯人格权的嫌疑?

  2.能否将婴儿(胚胎)视为契约标的?

  3.有偿第三方辅助生殖与商业化的界限?

  4.第三方辅助生殖契约的效力,以及违约责任的界定?

  5.契约双方及子女的权利保护?

  6.以及与之相关的伦理问题。

  在我国器官是不能进行买卖的,因此女性子宫及第三方辅助生殖所生的婴儿该如何界定和定义,成为第三方辅助生殖能否合法化的最大的问题。

  而国内地下黑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正是因为将本无法买卖租借的器官商品化,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国内目前出现的问题有以下一些方面:

  孩子归属权问题

  通常在美国,选择第三方辅助生殖时卵母和代孕母是禁止同一个人的,但是在国内地下黑中介机构,通常卵子和第三方辅助生殖行为都由同一个人提供。

  而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在做试管或第三方辅助生殖过程中出现了意外,导致了失去生育功能,最终出现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带着孩子消失,或者不归还孩子的情况。而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生出的孩子,如出现残疾或性别与意愿不符的情况,可能会遭到抛弃。

  而这也将产生更多的单亲妈妈和孤儿,不利于儿童的成长,也会因此而产生一些列的社会问题。导致夫妻关系破裂家庭解体。

  在东南亚某些国家,虽然可以自由冻卵做试管婴儿,但是做试管婴儿的夫妻双方必须提供结婚证明。许多国内黑中介利用当地的政策漏洞进行第三方辅助生殖,比如第三方辅助生殖夫妻的男方会和妻子假离婚,然后和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假结婚,通过这些手段来获取孩子的出生证明等。

  但这一系列的环节中,极有可能导致夫妻双方因不信任而产生摩擦,从而导致夫妻关系破裂,家庭解体等结果。最终,第三方辅助生殖所生的孩子可能会遭到遗弃,或者在单亲家庭中成长。

  对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造成身体、精神双重创伤

  通常在美国,第三方辅助生殖夫妇要给第三方辅助生殖的代母购买非常全面的商业保险进行医疗保障,同时也会有专业的代孕期知识科普和代孕前及代孕后的心理疏导。

  而在国内地下黑中介,通常都会将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关起来,禁止外出活动。而因为第三方辅助生殖属于非法行为,在生产时也很难去大型正规的医院,很容易在生产时造成意外,给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造成身体上的伤害,甚至会永久的失去生育功能。

  同时因为没有心理疏导,很多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容易在产后患上心理疾病,也因为缺乏健康知识指导,产后恢复不好,容易产生慢性疾病,而影响日后的正常生育及身体健康。

  而中国传统家庭一直对生育有着强烈的需求,在20—30岁的年轻育龄女性中,大约保持着113.51的男女性别比。一旦开放第三方辅助生殖很容易造成年轻女性被拐卖逼迫第三方辅助生殖的情况,也可能滋生一些犯罪现象。

  不利于优生优育

  通常自然受代孕的女性在10月怀胎期间,不仅从饮食上注重搭配,通过代孕期运动等多种方式,积极调整情绪保持乐观心态。而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因为孩子不是自己的很难在这方面用心,甚至一些以第三方辅助生殖为生的女性,更是全程对胎儿保持冷漠的态度。

  而由于许多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所掌握的代孕产知识并不多,在整个代孕产期间无法调整心情,而代孕期的悲观情绪不仅会造成流产、死胎,还可能导致胎儿口唇畸变、出现颚裂性兔唇。,会对孩子的心理状况产生影响。而第三方辅助生殖女性因为不能出门活动,只能在屋子里玩手机、睡觉等,这些都不利于胎儿的发育。

  因此中国不开放第三方辅助生殖,并不仅仅处于担心用户遭到商业欺诈,更深层的含义还是为了保障儿童的成长健康,以及家庭的稳定。

  毕竟孩子不仅仅是生出来就没事了,给孩子稳定而安全的成长环境,才是每一个为人父母应该有的责任心和义务。

  但是如果您这有这个需求,去美国也不失为一件极好的事。况且有网这有的平台,我们是国内领先的助代孕平台,旨在将严肃、权威、科学、实用的健康科普知识带给更多的人。我们致力解决由于地域限制,信息不对称,医疗资源不均衡而导致的就医困难。为每一个患者匹配最佳助代孕治疗方案,让都一份爱都迎来爱情结晶的诞生。

  文献参考:

  M Bonduelle , I Liebaers , V Deketelaere , ... - 《Human Reproduction》 - 被引量: 670 - 2002年

  KG Nygren , AN andersen - 《Human Reproduction》 - 被引量: 771 - 2001年